透明天体

我叫阿九,是个文手。
♡只关注喜欢的人♡
同人/娃娘/孩厨

或雪——香——

给女朋友翻东西看到自己以前写的…

以前写的东西真香啊我现在写的都是什么垃圾

【置顶】

*杂食党

*bl>bg>gl

*经常发布同人作偶尔少量发布原创

*我叫阿九请多指教啦

【司普】再见·吻

*原著捏他有

*旧文翻新

*花子视角

*bl注意



刀刃割开皮肉鲜血溅染上鞋面,花子的手指勾着源光后领将他从怪异身下拖出,在他耳畔响起的熟悉声音语调一如从前那般欢快。


是他。


映入花子目中是熟悉的一身漆黑和服,柚木司的清脆声音似乎还带着曾经的稚气。纯真笑容对上他便笑的愈发灿烂,笑意却似乎没能没入那眼底。


花子的视线扫过洒落地面的凌乱血肉,怒火倏的自心口腾升,怒意驱使他迈出步伐,身为幽灵而没有实体的指腹却能轻易的触碰到司的衣襟,随即他猛地攥紧施力将他狠狠摁在墙壁上,然而发出闷响的柚木司却好似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对着他露出无辜又不解的表情,让他愈发火大。


-为什么你要做这种事啊……


声音几近低喃般从花子的牙缝中挤出,双眸因怒气而睁大瞪向他,花子的指尖紧紧扣入他的衣襟指节因用力咯吱作响,明明清楚柚木司是这样的人但花子却依旧无法接受这一切。


-“因为我喜欢啊,我喜欢看到人放弃了忍耐的表情……”

  “那个时候的表情也很棒呢…”

  “阿普你把我杀掉时候的表情。”


花子的思绪有一瞬的滞塞,柚木司低沉声音吐出的话语却似能穿透耳膜,他的眸光涣散以无法分辨对方面上笑容究竟是恶意还是纯真,将与自己有关的生死若无其事的呼出,不可抑制的将他深埋于记忆角落妄图忘却的记忆唤醒,他还是柚木普时的记忆…


——


“阿、阿司?”


尖锐刀刃刺入皮肉发出闷响,柚木普低下头殷红血液从司的伤口中翻涌而出,刺目血色将他呆滞的思绪从混沌中拉扯而出。掌心触捧到温热血液却好像被烫到般收回手。反胃感使他不受控制的俯下身干呕出声,冰冷泪水混合汗液自面颊滑落,视野逐渐模糊终究只剩下那抹干涸血色。


——


……呜。


被迫回想起记忆中那抹不愿回想的记忆,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液的液体从花子的面颊滚落,紧扯着对方衣襟的手指早已失了力道轻易被人拨开,花子的面颊被司冰凉的手掌抚上,随即属于对方的阴冷气息也凑近而来,他徒劳的双臂交叠在脸前遮挡,不想让他窥探到自己表情却被司轻巧握住手腕分开。


花子的双眸因为畏瑟而不敢与他对视,他将视线仓促转移至地面,说不出是恐惧还是难堪的泪水在眼眶翻涌而出,花子身体不住轻颤脚下地面似能旋转般让他感到难以站立。双手被司禁锢在脸颊两侧,阴影压下,同样惊冰冷唇瓣互相触碰继而分开,花子惊愕瞪大双眸向后退去半步才发先他已经放开了自己的手。


黑仗带喷涌而出的雾气模糊了司的身影,雾气散开对方身形已不见独留下低喃尾音在花子的耳畔拂过。


*“下次再一起玩吧?好吗”

【犬薇】三年

*时间线为漫画结局前的三年空白期

*原著捏他ooc慎入

*二狗中心


「犬夜叉…犬夜叉——犬夜叉,救我!!」


噩梦追逐着他。


——永远无法追赶,永远无法抓住。


背影模糊的少女与自己相对着奔跑,指尖明明已经触摸到对方的温度却被不可抗拒的力量分开。


“戈薇——!!!”


犬夜叉从噩梦中惊醒,汗水顺着额角滑落入眼眶模糊了视线,粗重的喘息从鼻腔发出心脏的鼓动声被无限放大。


晴朗的夜空中有着不同于现代的璀璨星空,犬夜叉的呼吸逐渐平复他看向周围,那做被无数妖怪侵蚀过的古井已经被村子里的人修理的看不出任何痕迹,可是那个人却再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叫着大家的名字推着那模样奇怪的车子从里面出来。


「戈薇」


今日是朔月,犬夜叉的银发早已褪去化作人类的黑发。也许是因为这副人类的身体唤醒了他人之心,犬夜叉呢喃着露出了平时很少出现的难得脆弱的表情。


距离戈薇的离开已经快三年了,他每天都要到古井那边巡视一番确认她有没有回来。显而易见,每次都是同样的结果。


——声音无法传达,身体无法进入。


这让他不自觉的已经习惯了戈薇没有回来的日子。


“戈薇……”


罕见的,这是很少出现在犬夜叉身上的情绪。


犬夜叉抱着膝盖依靠在古井的外侧,凹凸不平的石头硌在他身上凉意透着石头侵入体内使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他仰着头凝视着天空,这一次耳边却缺少了少女清脆的嬉笑。


这个时代的星是如此璀璨,明明是他的归处可他却不自觉的渴望着另一片天空。


“快点回来吧,戈薇。”


风将呢喃的低语吹散,过长的墨发随着犬夜叉仰头的动作从鬓角滑落,风吹拂而起遮盖住了脸颊也淹没了话语。


“我好想你……”


【或雪】亲吻

*三周目捏他请注意

*时间线为OVA结束后

*小甜饼ooc慎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奇怪的梦境困扰着我…』

雪辉看向窗外,夏日炙热的烈阳投过纱帘依旧能让人感受到热度,他手中的笔无意识的在纸上划动,最终定格的是让人难以会意的图案。

最终雪辉放下笔看也没看自己写下的内容,反正还会是那些晦暗不明的东西。

他行走在路上可思绪却被拉远,像是纠纠缠缠的线根源不知道被谁握在手中。

梦境中,杀戮与绝望缠绕着他,恐惧的心跳和温热的血液,看不清容貌的绯红身影如同枷锁一般拷住他,被利刃砍断的头颅,失去了大脑的操纵却依旧向着自己前进的身形。

“危险!”

剧烈的鸣笛声擦着雪辉飞驰而过,身体被温暖的怀抱包裹将他从虚假的幻境中拉回。

“那个,谢…谢谢你……”

瞳孔骤缩是出于惊恐状态下的应激反应,梦境中模糊的脸像是被一只手一点点抹开逐渐与面前的人对上。

雪辉的身体不住的颤抖,他也不清楚这是恐惧还是失而复得的快乐,就连对方摇晃着他问出的话语也听不清了,他满脑子充斥的想法都是。

『太好了,他还活着。』

>

“啊那个…请问你是?”

当他回过神来时已经被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却只梦中熟悉的人拉去贩卖机买了饮料,冰凉的易拉罐贴着皮肤,似乎是惊醒了般雪辉捧起饮料,看起来似乎是在慢条斯理的喝着却在忍不住的偷偷打量着对方。

“我的名字是,秋濑 或,是个侦探。”

“我是天野 雪辉,秋濑君请多指教…”

太阳不知不觉已经沉入西山,秋濑或白色的睫毛下遮不住的红瞳看起来像是红宝石,雪辉总是无意识的偷看着对方。

“那个…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吗,秋濑君?”

“嗯?不是第一次喔。”

似乎他问出了什么有趣的问题,秋濑或笑的眯起了眼睛。他向着雪辉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微凉的掌心贴敷让雪辉有一种无法确定对方是否活着的感觉。

『还是说…这是我的幻觉?』

“天野君。”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名字被其他人叫出时会有被蛊惑的感觉,雪辉不受控制的抬起头盯着对方的眼睛好像被那其中翻腾的汹涌感情淹没,指腹不住的摩挲着他的唇瓣,这个念头一旦被意识到就会不断的放大。

他的心脏跳的飞快,脸颊也在发烫。

“那个,那个…”

局促的完全说不出话语只能徒劳的攥紧衣袖无助的祈求对方放过自己。

但是秋濑或显然不准备放过他,他俯下身微凉的唇贴上雪辉的,舌尖探入邀请对方与自己共舞。雪辉无助的拽紧自己胸口的衣服,不知道是因为无法喘过气来还是什么他的脸红的发烫,大脑似乎都要被对方从接吻的地方吸走了,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瘫软在秋濑或的怀中。

“我找到你了,天野君。”